迭戈·傅萨罗其思想

“一位哲学家:哲学家是一个持续活着、看着、听着、感知着、希望着、梦想着非凡事物的人,他被其似乎是从外部而来,四面八方而来,从专为他而来的一起事件和一道雷电中而来的思想所吸引着,又或许他自身便是孕育了无数新雷电的暴风雨。一个不祥之人,命中注定总是被轰隆声、喧闹声、无数裂开的深坑和怪诞之事所缠绕。”(尼采,“善与恶的彼岸”,第292节)

总而言之,迭戈·傅萨罗在想些什么?他的基本世界观是什么样的?在这里介绍一个大致的情况,除去浮夸的修饰,明确一些迭戈·傅萨罗的主体思想,主要是一些在他的短评、文章或出版书籍当中被展示出的,被他建立的和被讨论过的思想。下文中没有任何冗余,只有对迭戈·傅萨罗哲学-政治观的概述。

迭戈·傅萨罗自许是研究黑格尔和马克思的独立学者。他认为葛兰西和秦梯利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两位意大利哲学家。在当代,除了黑格尔和马克思外,他还偏爱斯宾诺莎和费希特。站在时代前后的他,认为应当在古典希腊智慧的基础上再次启航:界限与适度的形而上学 (“Métron áriston”直译:适度为最佳)。希腊的学问奠定了西方历史中意识的基础,也不可避免地成为本体论、伦理及核心政治中有关“限度”其形态的产生和对“过度”的遏制的基础,而“过度”就像悲剧般会对人类及其他本体造成伤害。在黑格尔之前,斯宾诺莎(上帝还是自然)和维柯(真理与事实可互换)对总体及历史性的发现也有功劳。对于傅萨罗来说,哲学上的真理对应着人类追寻意识的过程,一个唯一的我变得更加自由和具有意识,依照着异化与非异化吟诵过程的节奏。因此,真理不是一成不变的一种对单独自主产生的乐观的反映。相反,实践活动旨在使人类主观与客观相对应,孕育出历史性的必然结果。至此,可见德国理想主义和其革命性的变体(马克思和葛兰西)的重要性:实体应当与主体保持一致(黑格尔),因“我”而生“非我”(费希特)。历史性的空间对应人类发展的叙述,对应主体与客体身份的完成来作为真理展开的过程的结果。按照资本主义所歌颂的,资本主义世界符合这一极端异化的时刻:人类迷失在历史上其自身的物化中,并不与人类制造的产物俱进,而是孕育成一种死的必须被动适应接受的东西。知识变成了纯学术化的反映,(“adaequatio rei et intellectus”实际与理论相适应),变成纯粹地对已给的客观性进行保存的政治。因此,资本主义变成人类从其自身和从其本体性的潜质异化的顶点。在资本主义王国中,人类迷失自我,并无法自我实现。被其产物支配而不是成为支配它的人。至此急需一个新的可行的哲学,沿着葛兰西和秦梯利的足迹,将人类从必然的神秘主义中解放出来:从在历史中显露的人类造就的行为来看,客观世界可以从本体上和必须从道德上通过行为变得理性化。越过资本主义及实现一种自由的共同关系,尽管目前还未实现,成为思想与行动的任务。在柏拉图看来,哲学是被称作用来引导不知自身被奴役和被锁链束缚的,不知自己被监禁的人类从洞穴中出来的名字。在经历了一个定位抽象的时期和一个(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矛盾的辩证时期之后,现如今资本主义在后资产阶级和后无产阶级的形式中走向极端、可变及具有极端资本主义的经济特点:极端即挣脱每一个现实和象征意义上的束缚,完美地达到极点。在1989年之后极端资本主义的局面下,新的阶级斗争是在新的后资本主义奴隶主和新的后无产阶级奴隶间进行的:也就是说,一边是无国界的经济上的反无产主义和反资产主义的贵族阶级,另一边是新的不安的和变穷的庶民,他们的斗争导致中产阶级和无产劳动阶级的垮台。贵族阶级力求重新定义整个世界,达到(黑格尔的)“需求的系统”,剥开民族观念来达到个人层面的竞争,只与共同协定联系在一起。渴望摧毁所有无产阶级的价值观(工作、自尊、社会权益、反抗力量、解放、阶级意识)和所有资产阶级良知的价值观(对不幸福的意识、家庭、公共机关、国家)。在不幸福的资产阶级意识与为对工作认可的无产阶级斗争之间的旧结合点——资本主义的辩证阶段——在新的阶级屠杀中已经被超越,也就是贵族阶级在经济上为了摧毁在世界范围内的后资产阶级和后无产阶级新庶民的统一制约。在此重申,与马克思与葛兰西一起有制定实质上的解放道路的迫切需求,是为了打开资本主义全球化洞穴的出口,为了将人们从阶级主义、物化和破坏地球和生灵的实质暴力的顽疾中解放出来。在“左”和“右”的二分法灭绝的时刻,需要重新解构现实,换位思考;重新摆正(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斗争;重新使经济政治化;重新恢复社会道德观;去除对全球化的实现和构想;颠覆以美国为中心阶层的世界秩序,变成一个新的由多个主权国家构成的多元主义,它们应是一个个共同体,民主,独立而又认可工作、人民、语言和文化的多样化。(反对全球化的独一的形式)您可以阅读迭戈·傅萨罗的著作来更加深入地了解本主题以及所有在上文中提及的相关内容,探究其核心思想。

欲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选择此网站上的“书籍”和“出版物”版块。




(Visited 4 times, 4 visits today)

Diego Fusaro